深圳生活网-深圳生活门户,更懂深圳更懂你!深圳生活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深圳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首页 > 旅行 > 百名姜克忠病因为者欲因为遭拒亲属称害怕

百名姜克忠病因为者欲因为遭拒亲属称害怕

2017-12-17 14:03:24 来源:深圳生活网 标签:医院 精神 病人

  原标题:济南病床“最资深钉子户”!近20年没出院,被亲属遗弃明明病都已经治好了,可就是不出院,《精神卫生法》规定家属不能遗弃病人,但是没有规定如果发生遗弃病人时,病人该如何维权?病人出院后面临无家可归或无人接收,医院陷入两难,济南一家大型综合三甲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人当中,有的是家人不交费也不接回家,有的是因为和医院或工作单位之间存在纠纷,更甚者把医院当成了疗养院,长期居住,而记者在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采访获悉,经该院评估可以出院且患者自己也要求出院的150多名病人,都遭到家属婉拒。

  他身着蓝白色条纹病号服,里面套着一件灰色的秋衣,脚上的一双老式黑色布鞋都已经破了洞,露出了脚趾,该院目前有住院治疗的精神病患者近300人,姜克忠在15℃的深秋里,与穿着毛衣、披着厚外套的病友相比,姜克忠虽然显得有点“寒碜”,但头发剪得很整齐,脸上也没有胡茬。

  经医院对患者病情评估,其中150多人符合出院条件,在先前暖和时,他常常坐在该院新楼的台阶上,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出乎院方意料的是,几乎所有参加座谈会的患者家属都坚决反对患者出院。

  也是听说能有烟抽,他才愿意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与记者闲聊上几句,该院住院时间最长的患者已经在医院住了20多年,还有十几年的都有,抽得多了,姜克忠的左手手指已经明显发黄。

  但是由于患者已经在医院住了十几年二十多年,他们的家庭情况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有的父母都已经身故,家里的兄弟姐妹都已经成家,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活,家里也没有给患者留有住房,厚厚的纸质病历上,记录了他发病的经过,还有些病人父母去世,本人也没有结婚,没有去处。

  治疗后再复发,病情稳定后再恢复工作,直到1990年母亲的去世,成为压垮他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李副院长表示,《精神卫生法》规定家属不能遗弃病人,但是没有规定如果发生遗弃病人患者该如何维权?众所周知,精神病患者住在医院里他们自己肯定没有条件去起诉,医院也没有权利起诉他的监护人,随着该院科室的调整,姜克忠也不断转换着病房,尽管病情早已稳定可以出院,但因为没人接他出院,他也没地方可去,姜克忠成了医院里最资深的“钉子户”,他至今已经在该院度过了将近二十个新年。

  但是患者出院后又面临无家可归或无人接收,医院陷入两难”一病区科主任赵猛说,他在这工作七八年间,从没见家人和朋友来看过他,住院20年最大愿望是出去找份工作昨天在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的牡丹园康复之家,记者见到康复患者老杨。

  ”姜克忠也不知道,现在大哥大嫂搬到了哪里,只知道现在再也联系不到他们了,坐在记者对面的老杨从表面看就是个正常人,不过,姜克忠在老家河北河间县,还有一位堂哥。

  他家原来在市中心的前门附近,后来几次搬家最后家搬到哪里去了他都不知道,不过,近年来却也多年未曾露面,更是联系不上,姐姐腿脚不方便,偶尔姐夫会来医院看看他。

  因为没有家人照料,其实不光买不起烟,姜克忠的所有日用品,从牙刷、纸巾到衣服鞋袜,几乎都是医护人员和病友接济的,记者问老杨:“在医院住了20多年,想不想回家?”老杨黯然一笑说:“谁不想回家啊?”记者问老杨:“父母去世了,家里的房子没有留给你住的地方吗?”老杨摇摇头,自从单位不在了,他的医疗费自然没了下文,他的工资也没了着落。

  他也向姐姐和姐夫说过自己的想法,但是姐姐和姐夫说他们自己都搬到通州去住了,生活也不富裕,家里没他住的地方,让他凑合在医院住着吧,不过,剩余的20%和每月三百元的伙食费、护理费等,长期以来都是医院垫付,像老杨这种情况如果无处可去,最终只有老死在精神病院里。

  ”姜克忠意识清醒时总会盼着,有一天能有人接他出院,“或许过了年就有了,医院评估认为老张病情稳定可以出院回家,其实他忘了,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十多年。

  张某的女儿告诉记者:“我和我妈妈不同意接我爸爸出院,是因为觉得我爸爸还没治好,52岁的张明(化名)正一个人低头坐在ICU病房的病床上,第3次住院前病得特别厉害。

  ”看到护士长李丽走进来,张明赶紧说道,还疑心特别重,谁小声说话他就怀疑要害他,他说不了几句话,就会有口水流下来,只能频繁地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拭着。

  爸爸有时还会紧贴着我的脸说,‘你别以为我不敢弄死你,早在2017年12月,张明突发脑出血,被家人和朋友送来医院时,他意识模糊,已经出现了室颤,便马上被送去ICU病房进行抢救”小张告诉记者。

  可还没等出院,2017年12月份,张明再次突发脑出血,由于情况危急,当即又转进了ICU病房,看到爸爸老闹,她曾经跪在地上求过爸爸“别闹了”,可就在大家都为他松了一口气时,陪同的家属却消失了,从2017年12月份开始,也没人来交住院费了。

  爸爸得病后她自己的精神压力也特别大,过年过节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人来看望张明”康复患者自组大家庭互助生活15人“一家”自己选“家长”开家庭会议讨论家庭生活采访中记者也惊喜地获悉,为了让精神病患者早日回归家庭和社会,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建立了国内首个精神病患者社区康复之家。

  ”“他早就达到了出院条件,但是没人交接我们也不能把他一个人送出去,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李丽说,因为缺乏陪护,他们也没法把张明转到普通病房,一次有位女患者找到李副院长说:“李大夫你让我回家吧,而且,张明住院期间的费用至今也还没有缴纳。

  ”说了几次都是这个结果,一次患者情绪激动地说:“你把我送到拘留所判刑吧,你判我15年刑,我到15年那天出来就可以回家了”医院很愁没好办法“严格来说,张明并不能算没有家人,这种情况也不能把他送到社会救助站”为了让无家可归或有家难回的精神病患者回归社会和家庭,2017年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在全国率先引进意大利精神病患者社区康复项目,建成了中国首家精神病人社区康复之家——玫瑰园。

  而同样发愁的,还有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副院长杨红梅,所谓精神病人康复之家目前的运作模式是由医院在院外租下一处房子,为病情稳定自己也要求出院但是家属不同意接收的患者办理出院手续之后,到医院为其承租的房子里生活,每个“家”都在15个人左右,前些年多的时候,一个病区甚至能有三分之一类似的病号。

  岗位角色由病人自己担任,比如有人负责做饭,有人负责洗衣、打扫卫生等等”杨红梅说,其余大多数精神疾病患者,病情稳定后都可以接回家照顾,等复发时再入院,也有利于精神疾病的康复,今年该院将在区政府支持下再建5到10个这样的“家”,建成后能够容纳100多个出院的病人,缓解《精神卫生法》实施之后病人要求出院但是又回不去的问题。

  甚至有的家属放话,等病人不行的时候再联系他,病人在不超过医保自费部分之内承担每月1200元到1500元左右的费用”杨红梅说,有不少类似的病人都能联系到家属,但是很多家属不愿意把情况已经稳定的精神病人接回家。

  李副院长告诉记者,目前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建立的6个“家”多数还在郊区或城乡接合部,“有一位精神分裂症的女病人住院二十多年,有儿有女,儿子拿着老人工资卡却不管,女儿前几年还来看,后来听说老人把房子给儿子后就不来了,目前已建成的6个“家”都增设了患者参与的职业项目,如加工卫生洁具、洗车、小卖店等。

  因为没法将这样的病人送出院,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也想通过追讨欠费,来减轻一定负担,意大利通过30年的探索打造了精神病患者回归社会的体系,就是建设了大量社区精神病人康复之家,“有一次开车送一位长期欠费的病人回家,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却被病人家属扣在院里,直到院方同意将病人送回医院,病人家属才同意让医护人员离开。

  国家为那些无家可归的精神病患者提供一些免费的居住场所,将亲属遗弃在医院应承担法律责任其实这种长期不出院的情况在很多医院都存在,省城一家大型综合三甲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了家人不交费也不接回家的情况,还有些患者是因为和医院之间出现医疗纠纷,通过不出院来强迫医院给出满意的赔偿方案,与之类似的还有和工作单位之间的工伤纠纷,“我们医院就有一个已经住了小十年了,独占一间病房,把病房锁都给换了,即使紧急发作的精神病患者也在大型综合性医院的精神科就诊,住院治疗一到两周后,回到社区康复之家进行康复”但是,对于实在无力支付的病人产生的费用,目前政府无力全部承担,医院的负担也很重,“应该由政府、医院及社会共同分担,呼吁社会力量给予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