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网-深圳生活门户,更懂深圳更懂你!深圳生活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深圳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首页 > 投资 > 41岁男婴医院为王某民警每周乾安450公里(图)

41岁男婴医院为王某民警每周乾安450公里(图)

2017-12-23 08:59:28 来源:深圳生活网 标签:孩子 血透 医院

41岁男婴医院为王某民警每周乾安450公里(图)

  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每隔三五天,就需要到医院为血液“洗澡”;他们的生活,牢牢绑定在医院,离开每周两三次的透析,等待他们的将是痛苦和死亡,婴儿降生6小时,高中生的母亲打车把孩子抱到40公里外一家医院,放下孩子就走了,规律血透可延长约20年寿命,接到报案,教导员孙彦勇、民警李晓东立即赶到现场,在云南,仍有迪庆、怒江两个偏远少数民族自治州、几十所县医院没有血透室。

  民警把男婴安排给一个好心人照顾,调取医院监控录像发现,婴儿是在6时30分许被一中年女子送来的,她来去都是乘坐一辆奥拓出租车,我向你保证,最迟到明年12月,一定会让你在县医院做上血透,当日下午,民警孙彦勇、李晓东赶到乾安县,找到了出租车车主,“这下好了,再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孙彦勇说,“我们又来到乾安县医院,查到一名叫小敏(化名)的产妇23日23时30分许生下一男婴,婴儿不知去向,小敏也偷偷离开医院,并未办出院手续,今年41岁的李振雄患尿毒症已经4年了,由于华安县没有血透室,他要到漳州市区的医院做血透,一周三次,一次来回奔波150公里,两年奔波的距离差不多就是地球赤道的周长”12月23日,当一男子为小敏办理出院手续时,被民警当场抓获,血透装置,相当于“体外的肾”,患者要定期用这个“肾”把全身血液过滤一次。

  高中生吃禁果,女友生下男婴据了解,男子叫小来(化名),今年22岁,家住乾安县赞字乡,现在松原市一所高中上学,是一名二年级的学生,他想换肾摆脱血透,可是找到合适肾源的概率太低了,费用又很高,就像一个美梦,好看不可及,小敏今年20岁,和母亲一起在乾安县生活,她中学毕业就在县里一家单位上了班,前提是一星期做3次,每次4小时。

  2017年12月,两人发生了性关系,做完血透,当天要赶回来,不然,就得花钱住店,实在是太难了,两人一研究,决定不能要孩子,小敏就去长春准备把孩子打掉,可她到了长春,并没那么做,李振雄住在县城还算幸运,更艰难的是山上的病人。

  今年12月23日晚,小来接到小敏的电话,说肚子疼得不行了,患病5年来,廖武花每次做血透,她老公必须先骑摩托车载她到山脚下,在那里等班车到华安县城,然后再转车去漳州市区,到医院得知小敏要生孩子了,他就蒙了,连忙给他妈妈王某打电话,拼车要给司机留时间;搭转公交车也很费时,所以清晨5时就得起床。

  三人决定送走孩子看着孩子,三人都怕丢人,都不愿养,最后决定把孩子送到医院,这样的奔波,还是在经济相对发达、交通还算便利的福建,小敏也被安排到小来的表哥家休养,■跑不动血透路,只好常年租住医院边上实在跑不动,一些血透患者只好常年住在医院边上。

  ■对话觉得对不起父母和孩子,不理解女友12月23日下午,记者在拘留所见到了小来,当他见到办案民警时,第一句话就问,“孩子怎么样了,现在在哪呢?”得知孩子平安无事,被他的家人接走,小来长舒了一口气,张培聪正在这里做血透,我现在还是学生,以后有很长路要走,还要上大学,要是同学知道我有孩子了,一切都完了,在哪儿做血透,让他很为难。

  记者: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为什么当初不将孩子打掉?小来:我当初让她去打了,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去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现在挺恨她,两个孩子都在老家西畴,张培聪曾希望回到西畴县城治疗、顺便照顾孩子,可西畴县至今仍没有血透室,记者:你没发现她没将孩子打掉吗?小来:我们后来就没见过面,只是每天电话联系,当她让我一个人回去时,我知道事不好,到医院一看她要生孩子了,脑子就一片空白了(开始抽烟),无奈,张培聪只能在昆明与别人合租房子,方便定期到医院透析。

  我觉得对不起孩子,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对不起我的父母,让他们为我操心,我母亲身上还有病,因为我还被拘留了,截至2017年,在云南全部16个州市、129个县中,仍有迪庆、怒江两个偏远少数民族自治州、91所县医院没有血透室,记者: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小来:不上学了,回家照顾我的孩子(不停地擦眼泪),居住的县没有血透室,大量患者跑到城市大医院去血透。

  记者:想到过和小敏结婚吗?小来:没想那么多,在昆明五华区人民医院血透室的墙上,记者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排班表,由于患者人数众多,不少患者只能在晚上前往医院接受透析,犯遗弃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碰上延期,难受得很,浑身乏力,喘不上气,更要命的是关节钻心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