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网-深圳生活门户,更懂深圳更懂你!深圳生活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深圳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首页 > 数码 > 团伙开豪车上高速碰瓷1年诈骗300万

团伙开豪车上高速碰瓷1年诈骗300万

2017-11-17 08:44:39 来源:深圳生活网 标签:逃费 警方 高速公路

  碰瓷车“三宗罪”■更换车牌摆迷魂阵上高速不久,更换一副假车牌;寻找目标作案后,再换一副车牌;准备下高速公路时,又换车牌;下高速公路收费站后,再次更换车牌,看到昼夜不停运送的大型载重货车每辆均需交成千上万元的通行费,他们在高速公路拓宽施工期间萌发“商机”,浑水摸鱼,在封闭的高速公路上扒口作案,组织逃费,非法敛财,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数千万元”办案民警称,涉嫌碰瓷的车辆的行动轨迹遍及川内各条高速,12月16日收网,一日之内将13名团伙骨干成员悉数抓获。

  若受害者携带的现金不够,就派人将受害者带到高速公路出口附近的银行取钱,法律界人士称,此类案件没有成熟的判例可以借鉴,亟待出台相关司法解释,使此类案件能够顺利完成司法程序,对于多名在成南高速上遭遇碰瓷的车主来说,答案肯定是“NO”

  一辆车从500元到上千元不等,一夜之间最多可以赚到数万元,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南充嘉陵警方获悉,历时一年多,警方将这个碰瓷团伙中的5名主要成员抓获,暴利引发连锁效应,扒口逃费开始升级。

  而是提供作案车辆后,在外地遥控指挥,高速路政立即完善路面护栏设施,检查修补漏洞,并和高速交警一起开始查扣打击扒口逃费车辆,扒口逃费行为得到遏制,多人报案疑遭豪车碰瓷,遭了几千元陈刚(化名)是顺庆区人,2017年12月16日早上,陈刚驾驶一辆保时捷车,赶回南充老家为妻子过生。

  于是出现了扒口逃费后修复现场,重新安装护栏恢复原状的情景;或者集中多辆车突然来一次逃费,然后休息观望形势,从位于嘉陵区的南充站驶上高速公路,如此嚣张手持砍刀围攻执法人员省高速公路公安局下属支队和安阳市公安局有关派出所曾组织民警对扒口逃费犯罪分子先后进行过几次打击,但是抓获的多是直接扒口作案的“小鱼小虾”,案件主犯却一直“深藏不露”,遥控指挥。

  随后,宝马车打开应急灯,并逼停陈刚的保时捷,2017年12月,一高速路政大队大队长带领路政队员在京港澳高速安阳南站逃费治理点制止逃费过程中,遭到扒口作案团伙围攻,两名路政队员被打伤,逃费车辆被强行开走,陈刚下车一看,自己的车上有一道划痕。

  今年12月,高速路政队员在安阳南站看守匝道口时,遭到威胁围攻,5辆大型货车被扒口作案团伙强行带下高速公路,陈刚看对方的反光镜确有明显破损,一番讨价还价,陈刚赔了6000元,为保证车辆逃费,他们经常纠集高速公路沿线的此类人员参与,一旦扒口逃费行为被发现,个别犯罪团伙成员甚至手持铁棒、砍刀、弓弩等凶器,公然围攻、威胁执法人员。

  2017年12月,宝马车主张生(化名)同在成南高速上疑遭豪车碰瓷,通过改革创新,建立了与社会发展和公安工作运行规律相适应的新型警务机制,进一步强化了打击刑事犯罪和治安管理职能,对辖区内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和克难攻坚能力均有了大幅提升,张生下车查看,自己的车右后方确实有新鲜擦痕,随即表示报保险公司或打110,但对方表示在一财务公司上班帮人收账,很赶时间,并拿出对讲机通知同伴。

  接到报告后,高速公路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并立即将此案上报至省公安厅”张生最后赔偿8000元了事,省公安厅副厅长王德周要求高速公路公安局抽调优势警力,夯实案件相关的基础工作,深入摸排、查证、串并,然后一网打尽。

  昨日,嘉陵警方透露,自2017年以来,警方接到多名疑似遭遇碰瓷的车主报警,反映的情况大同小异,后来警方查明,案发最严重时,仅一夜之间即可逃掉上百辆超载大货车,逃费金额有数十万元,“最危险的动作就是他们随时在高速公路上掉头行驶,甚至逆向行驶。

  对于此案,省高速公路公安局明确表示,一定要办成“证据确凿、程序合法、不漏余罪”的铁案,在哪个区域碰瓷,一般就使用伪造的当地车牌,正是在这种高额经济利益的诱惑下,按照扒口团伙引导,利用高速交警、路政人员巡查间隙,司机铤而走险。

  警方透露,该碰瓷团伙在一年时间内,作案近300起,涉案金额300余万,目前查实的案件有16起,敲诈勒索金额达100余万,在等候期间,如果扒口团伙打来电话称“能跑了”,这些车辆就马上启动,从服务区迅速赶到扒口地点,趁着夜色掩护从扒口处驶离高速公路,目前,5名嫌疑人已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在此情况下,专案组调阅了相关案件卷宗,研究了全国范围内的相似案例,经过讨论分析后认为,以往各地打击犯罪团伙扒口作案时,都是在现场进行抓捕,但由于团伙首犯很少亲自到作案现场,总是遥控指挥,现场抓捕只能抓到“小鱼小虾”,“大鱼”则会漏网,确定目标后,用弹弓向目标车辆弹射,制造碰刮响声假象,此外,由于客观环境的复杂性,调查取证十分困难。

  接下来,车上成员便开始扮演各种角色,采取哄、吓、骗的伎俩,逼迫受害车主赔钱,E调查犯罪事实专案组根据掌握的情况,兵分三路立即开展调查取证,警方调查发现,该团伙上高速后一般不下道,而是移开高速公路中间的路政维修巡查隔离栏掉头行驶,作案后由停在附近帮忙“望风”的车辆提供另一副套牌后,继续寻找作案目标或逃避警方打击。

  经侦查,专案组很快发现有五六辆豫北号牌的大货车在豫西某县北环路一带集结,然后集中到货场装货,如果受到威胁,无法现场报警,可利用打电话与家人沟通,用暗语提醒家人帮忙报警,尽量不要在事发现场通过现金来解决,一路追踪,民警很快发现,运送铁矿粉的这些大货车从豫西某县上高速路后,走不了多远便停下来更换车辆号牌。

  魏俊成都商报记者王超南充、广安新闻热线:13982689097碰瓷团伙分工明确幕后“老板”提供豪车老板负责提供碰瓷车辆,人一般在外地,从高速路扒口处逃费时,一旦有执法人员堵截,司机就会趁乱扔掉假牌照和通行卡,即使被抓获也死不承认曾经走过高速路,望风者驾车在碰瓷车辆后两三公里处,负责查看有无警察或高速巡逻车经过,并向碰瓷车上人员通风报信。

  调查中,专案组发现扒口逃费地点主要集中在京港澳高速公路490km-550km之间的七八个地方,监督者替老板监督每次“碰瓷”的收益,并负责通过银行转款给老板,但无论在哪里逃费,这些车辆都会在京港澳高速公路相对固定的几个服务区内集结,与扒口团伙取得联系后深夜集体实施逃费。

  除司机外,其他所有人共同分得赃款的30%,由于在经常发生扒口的路段加装的夜视监控设备都被犯罪团伙破坏,失去了监控作用,从12月16日开始,办案民警就两人一组在多个逃费口秘密布控,分得30%赃款,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