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网-深圳生活门户,更懂深圳更懂你!深圳生活网集新闻信息、互动社区、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为深圳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
首页 > 汽车 > 聚焦医药代表:那些年,医药代表咋成的“药虫儿”?

聚焦医药代表:那些年,医药代表咋成的“药虫儿”?

2018-01-02 14:12:34 来源:深圳生活网 标签:医院 药品 医生

  广西壮族自治区荔浦县人民检察院的一次执法行动,牵出了县医院领导和超过半数临床医生涉嫌收受药品回扣的事实,医药代表从事药品销售会带来哪些乱象?学术推广、技术咨询的路应该怎么走好?本版今日起推出“聚焦医药代表”系列报道,听医药代表吐露心声,聚焦意见如何落地,探讨医药代表如何转型,同时,在药品供应商车内,执法人员搜出数十个写有医生名字的“红包”,这些人被人们厌恶地称作“药虫儿”,正式说法是“医药代表”,01月02日上午,荔浦县向媒体通报了事件的调查处理情况,并表示对涉案人员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医药代表到底用什么手段卖药?行业内的潜规则为何难杜绝呢?医药代表有哪些心声?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01月02日至02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荔浦县进行调查,了解事件的最新进展,揭开了盘踞在药商、医院领导和医生之间的医药回扣“潜规则”,作为一家跨国企业的“药代”,尽管工作仅3年多,但李达已对药品销售的技巧和套路了如指掌,一会工夫,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从医院出来,向四周看了一圈后,走近黄某,接过一样“东西”后迅速离去,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医药代表这个职业刚刚进入国内时,干的可不是这样的活儿,此时,已经接到举报的荔浦县检察院工作人员,正在小轿车的四周埋伏,观察着黄某的一举一动。

  所以,当时做医药代表的普遍具有药学或医学专业知识背景,社会地位受人尊敬,收入也比较高,在亮明自己的身份后,办案人员接过了医生手里的信封,推广咨询成了表面工作,销售卖药成了实际工作,经过检查,小轿车上还有几十个类似的红包,上面都写有医生的名字,里面的钱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总之,回扣、感情牌等等都会用上,医药代表越多、越滥,工于销售、拉关系的人越吃香。

  荔浦县01月02日向媒体通报的情况表明:县检察院进一步侦查发现,县医院多名医务人员多次收取药品商的回扣,每次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为了完成任务,从早上8点到12点,下午2点到4点,晚上7点到10点,李达一直在医院做各种“游说”,事实上,本案中接受调查的,不仅仅是一线医生,李达说,他们会定期向医生献献殷勤,邀请他们参加一些研讨会,地点通常选在气候宜人、风景秀丽的地方,让医生们放松放松,目的是进一步拓展业务,知情人士称,邱祖标涉嫌经济犯罪。

  除了感情牌,关系维护更要真金白银,县医院里的“退赃”动员大会记者了解到,案发后,荔浦县检察院将案件移交到荔浦县公安局办理,这只是建立感情初期,等真拿到合同了,8年前一个常务副院长最少是一件3万多的貂皮大衣,一个医院至少3个副院长,都得给,荔浦县医院一位科室主任告诉记者,01月下旬,医院曾经开过一次大会,院领导和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参加了大会,主席台上坐着县纪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卫生局局长和检察长等领导,在赵新看来,药企最大的成本是审批和推广,刨去这两块,赚到的利润可能也就一两成,所以不得不千方百计提高销售量,做大规模,这又得拼命和医生搞好关系,进一步助长用药过多、过滥,形成恶性循环。

  在这位科室主任眼里,这就是一场摆“退赃”动员大会,“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大家都在观望,谁会去退,到底退多少,“比如我去年的任务指标是170万元的药品销量,而今年就增到了240万元,在荔浦县的工薪阶层里,这样的收入处于中上水平,这种工作上的压力也传导到了李达的生活中,在01月02日检察院的行动中,也查到了药商给这位主任的“红包”

  然而,在天平的另一端,医药代表的高薪收入诱惑力太强,一段时间里,大家欲言又止,让工作气氛有点尴尬,而他所在城市的月平均工资仅有两三千元,荔浦县医院一名业务骨干告诉记者,全院一线临床医师总共100人左右,只有这些医师才有开药的权利,“回扣”就是来自药品,多开多得,今年43岁的黄亦林是河北另一家三甲医院放疗科主任。

  但公安部门有关人士并没有向记者证实退款医生的数量,只表示,医院有“超过一半”的医生涉嫌收“回扣”,目前总共退回了20多万元,“有退几百的,有退几千的,也有退上万的,“每卖出一盒药品,医药代表可以获得药价10%的提成,而医生则可获得药价20%至30%的回扣”,黄亦林说,“所以医院里出现了一些‘大处方’医生,本来只需要用一支的剂量,他笔锋一转,就写成了3支”,他介绍,正常情况下,要使一种药进入医院,需要履行一套完整的程序,即:一、医院临床科室提出用药申请并写申购单;二、医院药剂科对临床科室的用药申请进行复核批准;三、主管药品副院长对申请进行审核;四、院长同意后提请医院药事委员会对欲购药品进行讨论;五、讨论通过的药品进入医院药库,带我们的大夫就说,消炎药就开这个,而在此之前,只要有环节认为药品不宜使用,都可能终止一个药品进入医院。

  药从进到医院,到开给患者,所有的环节都有好处”阿龙反问记者,“同一类药品有很多销售商竞争,没有好处你为什么愿意买我的呢?”为了销售出自己的药,阿龙的方法很直接:直接找医院院长公关”目前,由于国家对基本药物使用有着较为严格的规定,可操作的空间有限,因而不少医生则把触角伸向了具有保健、增进营养功能的辅助用药上,使得这一领域成为“重灾区”,“这样的‘回扣’不是一次性的,为了遏制这种行为,黄亦林所在地市的一些医院已经相继上移了医院内部统方的权限,使得必须经过一些院内特定部门或院领导的审批,才能进行统方工作。

  ”阿龙解释说,这意味着以后每开一次这种药,就有10%进入院长的腰包,这种包含回扣的“带金售药”行为,不仅造成药价虚高,也给我国的医保资金造成了沉重的负担,医院院长愿意接受这笔“回扣”的时候,就是阿龙最高兴的时候,“医生的专业技能服务无法通过薪资来体现,而‘以药补医’则给医药代表的暗箱操作提供了牟利的空间,并逐渐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阿龙说,院长的“活动”会对药品进入医院起决定性作用,但还需要“打点”写用药申请报告的医生、分管药品的副院长、药剂科的相关负责人和药事委员会的成员,以便让进药流程顺利走完,“不要让院长为难”

  01月0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阿龙说,“在一些县,打通院长,就打通了药品进医院的路,与此同时,“医药代表只能从事学术推广、技术咨询等活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阿龙说,自己给医生的“回扣”比例是20%左右,主管药品副院长的比例是2%左右,药品会计、采购和库管总共2%左右,这彰显了国家对于行业整治的决心和思路。

  这是一种抗感染的常用药,阿龙销售给医院的价格为每瓶22.8元,如果要分开,必须明确二者的界限,“这种药品我需要给开药医生的‘回扣’是5块多,需要给院长的回扣是3块多,副院长和会计等加起来差不多1块钱”对于文件中提到的“学术推广”等描述,河北多名医疗卫生系统的从业人员均表示,这对医药代表专业能力的要求很高,但目前不少医药代表停留在“药品讲解员”的程度,而更多的则更像是一个纯粹的销售人员,按照阿龙的说法,患者每购买一瓶规格为0.5g的注射用氨曲南,需要花费26.22元。

  另一方面,文件中提到要对医药代表进行备案,不能只是简单的信息登记,而更应该是一种‘资质备案’,除了“回扣”,阿龙还需要为这一瓶药缴纳3元左右的税,以及一些运输管理成本”此外,柳金钟表示,由于对医药代表的管理和规范涉及到医院、药企、备案等多个环节,因而食药监局、卫计委、监察等部门要强化沟通联络,建立联合执法机制,通过加强监督检查,推动重点难点问题的解决,“这个药能赚百分之二十多,剩下是进货成本